A06 杜甫五律《刘九法曹郑瑕丘石门宴集》读记

发布日期:2021-09-12 14:57    点击次数:125

杜甫五律《刘九法曹郑瑕丘石门宴集》读记

(幼溪西)

刘九法曹郑瑕丘石门宴集

秋水清无底,萧然静客心。掾曹乘逸兴,鞍马到荒林。

能吏逢联璧,华筵直一金。晚来横吹好,泓下亦龙吟。

此诗当是杜甫在兖州所作。兖州治所在瑕丘,领瑕丘、任城、弯阜等七县。贞不都雅十四年(640)置兖州都督府,治所瑕丘,辖兖、秦、沂三州。刘九或是兖州都督府(或兖州)的法曹(司法官员)。郑答是瑕丘县仕宦。此时,杜甫的父亲杜闲为兖州司马。

石门答指瑕丘城东的泗河上的石坝。《水经注》(北魏-郦道元):“洙水……西南入泗水……又南,迳瑕丘城东,而南入石门。古结石为门,跨于水上也。”

秋水清无底,萧然静客心。掾曹乘逸兴,鞍马到荒林。

秋水清:《棹歌走》(隋-卢思道):“秋江见底清,越女复倾城。”

萧然:飘逸;安详;空寂。《抱朴子-刺骄》(晋-葛洪):“高蹈独去,萧然自得。”《五柳老师传》(晋-陶潜):“一无所有,不蔽风日。”

掾曹:也称掾史。汉以后各州县皆置掾史,分曹治事。此处指刘九及郑某。《句》(唐-张籍):“韩官迁掾曹,子随至荆门。”

逸兴:纵容或豪放的意兴。《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》(唐-李白):“俱怀逸兴壮思飞,欲上青天览明月。”《送贺来宾归越》(唐-李白):“镜湖流水漾清波,狂客归舟逸兴多。”《和许给事中直夜简诸公》(唐-张九龄):“逸兴乘高阁,雄飞在禁林。”

大意:秋水清不见底,使人身心稳定感觉安详飘逸(哪来的秋水?答与瑕丘“石门”不远,这次“宴集”地有很深的水塘或水潭。)刘九和郑某两位来了兴致,骑马来到了荒野树林边。(首二联交代刘郑二吏驱马赶到“宴集”之地。)

能吏逢联璧,华筵直一金。

能吏:精干之吏。《汉书-张敞传》:“上以问萧看之,看之以为(张)敞能吏。”《奉酬睢阳李太守》(唐-高适):“讼简知能吏,刑宽察要囚。”

联璧:喻并美的人或事物。《周书-韦孝宽传》:“普泰中,…(孝宽)以功除析阳郡守。时独孤信为新野郡守,同荆州,与孝宽情好款密,政术俱美,荆部吏人,号为联璧。”《世说新语-容止》(南朝宋-刘义庆):“潘安仁、夏侯湛并有美容,喜同走,时人谓之连璧。”也解为“珠联璧相符”,比喻多美毕集,相得好彰。《汉书-律历志上》:“日月如相符璧,五星如连珠。”

一金:钱币数目。“一金”是多少钱?有说是一斤黄金(这还得了),也有说是二十两黄金(也很了得),还有说是一两黄金或一两银的。吾情愿信任这边的“一金”与李白“月亮珍馐值万钱”中的“万钱”一个有趣,就是“许多钱”的有趣或者价值不菲的有趣。这自然是相对的。唐诗中未必“一金”的有趣适值相逆,指的是“很少钱”。例如:《代贫贱苦愁走》(南北朝-鲍照):“或以一金恨,便成百年隙。”《送惠师》(唐-韩愈):“囊无一金资,翻谓富者贫。”

大意:今天逢能吏联手,真如珠联璧相符,宴席也是相等豪奢。(说的是待朋友慷概时兴。直:通“值”。)

晚来横吹好,泓下亦龙吟。

横吹:即横笛。《古今笑录》:“横吹,羌笑也。”《日出东南隅走》(南北朝-萧子显):“横吹龙钟管,奏鼓象牙箫。”

泓:潭。也泛指塘、湖。《说剑》(唐-元稹):“留斩泓下蛟,莫试街中狗。”

龙吟:常用来形容水的声音、风的声音、笛的声音等。《长笛赋》(汉-马融):“近世双笛从羌首,羌人伐竹未及已。龙鸣水中不见己,截竹吹之声相通。”《咏竹诗》(南北朝-刘孝先):“谁能制长笛,当为吐龙吟。”《宿石窟寺》(唐-喻凫):“野鹤立枯蘖,天龙吟净潭。”《风》(唐-李峤):“带花疑凤舞,向竹似龙吟。”《金陵听韩侍御吹笛》(唐-李白):“风吹绕钟山,万壑皆龙吟。”

大意:夜幕下又传来泛动的笛音,相通是从深潭水下传来的“龙鸣”之音。

此诗记录的是一次饮宴集会。宴会地点是在瑕丘城东的泗河石坝(石门)附近。参添人员有兖州当局的司法官员刘九,瑕丘的官员郑某及作者本身。两位官员因某栽因为意识了兖州司马杜闲的公子杜甫,决定要找个优雅的地方聚个餐。他们“鞍马”到石门附近。在泗水河边或水塘边一个林木兴旺的地方找到一个“农家笑”(吾想不至所以室表野餐。)。这边水“澄澈无底”,空气清新,负离子稀奇优裕,让人感到身心俱爽。二吏本就稀奇干练,一首安排聚餐能够说协调默契,犹如珠联璧相符,斯须就张罗了一桌相等豪奢的“集宴”。杜甫异国说“华筵”中有啥野味、河鲜或名酒。杜甫能够都不记得了。他记得的是那深不见底而又澄澈的潭水,那稀奇的空气,还有夜幕降临后传来的横笛的声音(也没说这横笛谁吹的。现在“农家笑”未必也有相通音笑)。那泛动的声音,好似从潭水深处传来,如天籁清淡让杜甫健忘。看来这次“集宴”不光环境幽美,宴会价值不菲,也相等有文化够层次。这好像也隐含了对二位掾曹的夸赞。